柒月_

【悠花】如果

#去年有的一个脑洞qwqq
就当听一个故事。
切勿上升到真人谢谢【比心】
文笔渣见谅●| ̄|_

嘿,我是言樂。
这家咖啡店的老板。
看你在吧台前坐下,有些闷闷不乐。
我问,你为什么不开心。
啊,后悔死了!如果能回到过去该有多好啊。
你撑着头望着我。
什么?你是说“如果回到过去”?我淡淡一笑。
那不好意思,世上没有什么如果,我感同身受。
老板,你又有故事了?
是的,我又有故事了,你想听吗?
那...是我年轻时候的事情了。我有两个死党,一个叫花少北,一个叫忽悠。我是看着他们在一起的....
嗯?怎么了?怎么突然笑成那样?我还喜欢过那个叫花少北的呢。
收起你那眼神,谁跟你讲我是来虐狗的?
我的故事,是从他们分手后开始说起的......

Faded

#emm文章名字是某个小宝贝儿跟我说随便找个英文歌名就可以了hhhhh
然后这篇文我8.5就坑在我的文件夹里了...都想弃坑了...
然而我终于填完了qwqq
给小可爱们笔芯了

花少北醒来一阵头痛,揉了揉生疼的眉心,环顾四周。
他看到一个人。
“你....是谁?”
现在不能去想什么,因为一试着去想些什么,头部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继而牵扯到全身。
他听见那个人说了什么,听不清。
想去听清,但是一动就是浑身疼。
努力站起来,想走近那人,却是没走几步便头晕眼花。
“不是很重要,给我躺下,我走了。”
那人说罢便起身离开。
“等等...”话还没说完,花少北便撑着头倒在了地上。
忽悠离去的身影顿了顿,返回来抱起花少北,把他抱到...

【悠花】失忆

#emmm首先这篇文是我在日志上瞎写的...本来并不想发来着,因为太随便了qwqq
@EdmundDYans 然后感谢我颜言!!帮我打文还帮我改了一下!!mua!!爱你❤❤
然后大家就看文吧qwqq
给小可爱们笔芯

 
“忽悠呢…”花少北已经问了kb这个问题持续很多天了。
kb只是一味地搪塞花少北,并没有说忽悠去哪了。
…因为忽悠,已经死了啊。
那天他们坐长途大巴旅游,结果大巴被一辆后面飞速行驶的车撞的脱离原来行驶的路线,大巴车失去控制一个打滑,随着一阵玻璃碎裂和尖叫的声音,脱离轨迹向一边的狠狠围栏撞去,危机关头忽悠下意识地侧身护住花少北…
大巴终于停下来了,重重倒在地上,车后半段甚至已经破碎...

你知道走着走着突然倒在地上是怎样的感受吗
不是我说,还有点爽...

列车

我是列车长的孩子。小的时候,经常跟我父亲一起,他开列车,我在一边帮忙收票,卖卖饮料,小零食什么的。
好像从我第一次在列车上帮忙时,有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孩子每天都会来坐车。他很奇怪,上了列车以后,每次都找一个靠窗的座位,默默地坐在那,到了终点站后下车,坐在车站供乘客休息的地方,坐到发车,再上车回去。
我试着去和他搭话。
“你好,要水吗?”我推着小推车走进他。他盯着我,半天才说:“谢谢,不过我没带钱。”“没关系,送你一瓶。”
这算我们第一次说话了。
“请问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到终点站呢?”这是我问他的第二个问题。但他嘟了嘟嘴,并不解释。我也不多问,另一个乘客招呼我过去,我便去忙了。
那天就和他说了这么多,回家也忘...

最近几天就不更了 三次元事情比较多
然而脑洞一大把...

同学

【本来是虐文,结果越写越欢脱,所以干脆就写甜了。
然后越往后写越懵逼....咳咳有错字请无视
给宝贝儿们mua~】

【初中】
忽悠只是听说过,隔壁班有个叫花少北的,是个好孩子。被老师称作“神一般的学生”
据说次次大小考稳居校前三,从没有失手过。
此人真乃神人也。同学们这么评价花少北
一向不爱学习的忽悠是想不出这文言文来表达他对“神一般的学生”的敬佩。
只能说,贼鸡儿牛逼了。
总之忽悠老想着去套路一下这个学霸,但学霸毕竟是学霸,在学校也只去那么几个地方:教室 食堂 厕所 体育课时的操场。所以忽悠都没见过这个叫花少北的
哎不管了,还是活在当下吧,去勾搭什么学霸...

“你们要好好学习,不要像隔壁班的忽悠那样,整...

【日常瞎写】
【貌似是虐?但我看着也不虐啊...】
【大家就这么看看吧QAQ】
【感谢不嫌弃我的宝贝儿们,mua~】

时间会冲淡一切,包括爱情。
你曾经说过,既然我们可以在非议中仍能不抛弃彼此,那以后我们亦是如此,你还说过,你永远不会抛弃我。
我一直都记着呐。
可是最后,你还是厌了。你还是抛弃了我。
虽然我们仍住在一起,却早已失去了当年的激情。一天不说话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还是不能想象这个坐在沙发上对着手机笑,看到我回家一声不响的人,是当年信誓旦旦说着“永远不会”的他。
所以我们的感情,还是打败不了时间。你对我还是淡了。
可我还爱你。
行吧,反正我不缺的就是时间,我可以等,等你重新爱上我。

他开始很少回家,回来...

【甜哒!信我!】

花少北有低血糖。这事他一直瞒着朋友没有说。
虽说及时食用含糖食物就可以缓解晕眩等症状,但是花大傻子不是白叫的,他老忘记随身带甜食。所以他总希望老天不要在他出去和朋友玩的时候犯病。
然后老天爷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花老师怎么了?脸这么白?”花少北表示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应该在喜欢的人面前犯病。
于是一边朝忽悠摆摆手,一边往下倒。
忽悠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表示你当我瞎啊?然后上前扶了花少北一把。
“忽悠...”因为花少北看向忽悠的眼神太坚毅(..?)了吧,忽悠也正经了起来。
“什么事?”
“你有糖吗?”
花老师都快晕倒了还想着吃糖?忽悠虽然在心里吐槽着,但还是摸出一块奶糖,撕开包装塞...

半生

短篇
瞎写产物
单恋设定
花少北喜欢忽悠
【题目自己写完全文后瞎取的】

“唉,我身边真的没有什么好朋友。”
“还有我啊,我陪你一辈子。”
“真的吗,你真好!”
真好啊,你愿意陪我一辈子。
那时,我想。
然后....你就永远的离开了我。

忽悠的葬礼,我没有勇气进去,我只是站在墓地外围,看着一圈黑压压的人围在一个墓碑前——那是忽悠长眠的地方。
我甚至可以听见他们哭泣声,我告诉自己 花少北你不能哭。
呆呆的站在原地,人群渐渐散去,墓碑还在那。
孤零零的,正如现在的我。
盯着那座墓碑看了几秒,最终还是离开了。
看久了,眼泪还是会不争气的流出来。
我还记得,以前你说过你要陪我一辈子,你还记得吗?
你怎么可以先...

© 柒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