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_

这里柒月
cp颜言 谁动我弄死谁【善意的微笑】
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啦...
喜欢很多...
有的时候产产喜欢的cp的粮
大部分时间躺尸...
开学会长弧qwqq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小可爱(๑´∀`๑)

对 我是你的药②

【温馨提示】
看②之前一定要连着①啊!!
话说感觉越写越崩 有什么bug和变捏的地方请无视谢谢!【毕竟不是什么追求完美的四好少年】
感谢愿意看完的小可爱❤❤

【忽悠视角】
很意外的,花少北同意了到我这里来的请求,很快,他就出现在了我的心理咨询室里。
其实他那么长时间的自我封闭,是有原因的吧。
这次和他的聊天也是很顺利的,他没有耍小脾气也没有突然生气。
而且,人也很可爱。
其实在和他聊天时,也让我想到了自己。
如果花少北是因为爱而封闭自己。
那么我就是怯于说出爱,还没踏出那一步吧。
我曾经在学校里喜欢过一个男生,他很可爱,我也很照顾他。
但他只把我当好哥们,还让我给他喜欢的女孩子递过情书。
现在?早已记不得那人的模样,曾经快乐的回忆也慢慢淡去,渐渐笼上一层后悔的心理。
我又何尝没有想过,如果当初勇敢一点会怎样?
作为一名心理医生,其实我也是要被医治的那一个。
所以看到花少北,知道了他的过去以后,我又有了一种想保护他的冲动。
这种感觉也是很久以来从来没有的。

他带我去了他家。说实话,我感到很意外,毕竟我也只是随口一提这个请求而已。
但是他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他的家很整洁,看上去每天都会打扫。
四处转了转,就是一间再普通不过的房子,与常人无异。
可能是我太受她母亲的影响了吧。我应该自己去了解他。
什么时候我也开始被旁人的话语左右了?
花少北他,绝对不是他家里人描述的那样。
【花少北视角】
我越来越喜欢这个医生了。
他真的很关心我,在乎我。
可是我又怕,我怕我会伤害到他。
出门买了点吃的,又继续窝在沙发上。
忽悠对我说,我的家人说我从不出门。他说我不像这样的人。
家人根本不关心我,其实我不是什么从不出门。就是不想见人而已。
也对嘛,他们什么时候在意过我的感受?
倒是忽悠,好像已经读懂了我似的。
但他读的,还不够全面。
我也没做好把一切都摊开在他面前的准备。

这几天多雷雨。
我把窗户关的严严实实的,但这也掩盖不住就快把房顶掀开的雷声。
我没有和任何一个人说过,我很畏惧,很恐惧雷声。
为什么呢?因为我不会忘记在那狂风暴雨的一天,我拍打着锁得死死的房门,哭着,求着他们放我出去。
那一个人孤独的感觉涌上心头。
骇人的雷声刺激着我的神经,它们像是来要我的命一样。
我无助的抱着枕头,心里有一团无名的火焰。
然后我找到了发泄的方法 就是砸一切我能看见的东西。
第二天醒过来,屋内一片狼藉,我起来整理干净,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以后每次打雷的时候,我都会这么做,看着满屋乱七八糟的样子,我安慰自己,就当发泄吧。
可谁知,随着我对我一次次的放纵,对雷声的恐惧心理好像一次次加重了。
今夜,也是雷雨不息的一夜。
就都摔掉吧,把一切能看到,触碰到的,都毁掉吧。
清晨,是在晕眩中醒过来的。
看着身边散落的乱七八糟的杂物,我慢慢坐了起来。
看来又要整理很久了。
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台灯放回原位,我揉了揉眉心,似乎这样可以减轻疼痛。
然后传来的敲门声,让我的头更痛了,慢慢摸到门边,伸出去开门的手在我恢复了些神智后停住了。
来找我的不可能是家人。那么就是忽悠了。
当他看到我家狼藉的样子,他一定会问原因的。
可是,我还不想现在告诉他啊。
“少北开门啊,你不开门我自己进来啦!”
然后就是钥匙开锁的咔嚓声。
还没来得及疑惑他哪来的我家钥匙,门就开了。
“事先没跟你说我问你家人要了备用钥匙,先道歉了。”
我挡在门口,不想让他进来。
“怎么了?”他歪头,看见我家的样子后撇了撇嘴看着我。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我要怎么对你解释?

【第三人称】
花少北没有回答忽悠的问题。
“行吧,等你想说了再说吧。”忽悠耸耸肩,大步迈进屋,扶起倒在地上的书架,并把散落一地的书一本本摆进去。
“不用麻烦你了,我来整理就好。”花少北说着就上去夺过忽悠正要放上书架的书,自己摆了进去。
静静看着花少北,许久 忽悠才开口。
“花少北,当我开始真正了解你后,我就从没有把你当病人看待,我一直当你是朋友。”忽悠轻声说,“所以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见外。”
悬浮在空中的手顿了顿,花少北迅速收手。
“对不起...”花少北低头。
“没关系,你不用和我客气的,我来帮你整理吧。”忽悠知道自己刚才不应该用那种态度跟花少北说话的,所以改变了自己的语气
“...嗯好吧。”
可是总归还是会被我弄乱的。虽这么想,但花少北还是跟着一起整理了起来。
看着渐渐整齐起来的屋子和瘫坐在沙发上的忽悠,花少北默默坐在他身边。
“谢谢了。”花少北瞥了忽悠一眼发现他也正看着自己,随即移开目光。
“谢什么?”看着花少北这么害羞的样子,忽悠不由得伸手揉了揉花少北的发旋。
软软的,特别舒服。
花少北呼吸一窒。
“没什么..麻烦你了...”
忽悠往少北那靠近了一点:“现在开始不许和我客套,知道吗?”
花少北点点头。
“我饿了。”忽悠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去吃饭吗?”
花少北还是点头。
“怎么?傻了?”伸手在花少北眼前晃了晃。
“啊?没有...”话虽这么说,思绪却还飘荡在刚刚从那人手心里传来的温存。
然后花少北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被拉出去了,现在坐在快餐店里。
有些担忧地看着窗外下起的雨,胡思乱想的花少北被忽悠拍菜单的声音打断了。
“吃什么?”
“随便吧。”花少北盯着菜单沉默几秒,“这家店不怎么好吃的。”
“那就点两份饭好了。”
点完了菜,两人就是沉默。
“忽悠,不管怎样我都要先谢谢你。”花少北咬了咬嘴唇,闷声说。
“我是怕再重蹈覆辙所以把自己封闭起来的,我自己知道。
“家里人只看见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他们都觉得我疯掉了,其实他们根本没有在意过我。所以我很感恩你为我做的事情。
“看见你,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帮助我,但是我很怕伤害你,最后搞得我们都不开心。
“所以,忽悠,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对你了。”
而且我好像还喜欢上你了,该死。

然后空气就安静了。
“你们的菜齐了。”
还是服务员的上菜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吃着饭,一边回想起刚才花少北认真的样子,忽悠“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啊!
这倒把花少北吓了一跳。
“少北啊,不要想太多了,其实我很愿意为你做这些,我也希望你可以完完全全信任我。”
“啊?哦,好的...那,以后..”
“以后多多关照吧。”忽悠对花少北笑,“我觉得自己也有很多不足呢。”

评论(16)
热度(23)

© 柒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