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_

这里柒月
cp颜言 谁动我弄死谁【善意的微笑】
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啦...
喜欢很多...
有的时候产产喜欢的cp的粮
大部分时间躺尸...
开学会长弧qwqq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小可爱(๑´∀`๑)

对 我是你的药③

快夸我高产啊QWQ
对了宝贝儿们看③之前最好回忆一下②啊
话说写这篇文的时候差点没要我的命QAQ越往后越不会写了
还有不要惊慌,是he啊!我不会写虐的QWQ
还是老样子,有变扭的地方无视跳过吧orz

【忽悠视角】
我知道我突然的出现可能会吓到他。
站在他家门外,我有犹豫过。
但我还是敲了他家的门。
没有回应。
我知道他肯定在家,我也知道没有征求他的同意就进他家很不好。
从口袋摸出问他家人要的 他家的备用钥匙,我打开了门。
他就站在门前。
“怎么了?”我问他。
然后我看到了他的屋子里,一片狼藉。
“怎么回事?”我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设定。
这和我上次来看到的,不是一间房子吧。
他低着头,不说话。
我也没指望他可以现在告诉我了,我可以等,等到 他愿意告诉我的时候。
我想帮他整理,但他好像对我客气过度了。让我感觉 他好像是在疏远我一样。
我告诉他,我是把他当做朋友来看待的,希望他不要见外。
对不起。他对我说,好像是他做错了一样。
他真的是个很敏感的人。
我知道,他害怕自己的一举一动,自己的言行会伤害到在乎他的人。
真是个小傻子。
“没关系,你不用对我客气的,我来帮你整理吧。”
刚才我的语气似乎有点吓到他了,怕他多想,我变化了一下语气。
“嗯,好吧。”他说。
我想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说完这句话的嘴角上翘了。
行吧,就这一笑,我觉得我的心脏受到了暴击。
那我以后都得让他笑啊。
看他笑起来,多好看。
当我摆正最后一把椅子时,已经快到中午了。我坐在他家沙发上休息。
他也慢慢走过来,坐在我身边。
看着他一直低着头,我想他是想感谢我的,但是也许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吧。
“谢谢了。”他看了我一眼,发现我也在看他又低下了头。
“谢什么?”我笑了。
不由得揉了揉他的发旋。
真的特别舒服,揉了一下就想揉第二下。
感到他呼吸一窒,我克制住了自己想继续揉他头发的冲动。
“没什么,麻烦你了。”他一直在感谢我。
慢慢坐进他,虽然他低着头,看不到我脸上的神情,我还是一脸认真。
“现在开始,不许和我客套,知道吗?”
他点点头。
我说我饿了,他还是点点头。
小傻子...
“怎么了?傻了?”我笑着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
“啊?没有。”他虽然话这么说,但眼神还是直直地望着窗外。
算了,趁他发呆,先拉出去再说。
咦,什么时候下起了雨。

“吃什么?”随便拉着他进了家店,我问他。
“随便吧。”他连菜单都没有看,“这家店不怎么好吃的。”
看来他来过这家店啊。
“那就两份饭好了。”我随便点了两份饭。
然后,我们俩就是沉默。
我想他在等我开口。但我,也在等他先开口。
“忽悠..”他咬了咬嘴唇叫我,“不管怎样我都要先谢谢你。”
然后他对我说了很多,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这么多话。我也很安静的听着。
他和我想的情况也差不多。
其实封闭自己并不是本意,他只是不想再让自己受到伤害而已。
但他也不愿意因为自己去伤害在乎他的人。
哎,他就是喜欢多想啊。
“你们的菜齐了。”
我舀了一勺饭塞进嘴里,慢慢回想着刚才少北认真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倒把他吓了一跳。看着他的身子抖了一下。
“少北啊,不要想太多了,其实我很愿意为你做这些,我也希望你可以完完全全信任我。”看着他的双眼,似乎里面可以看到星辰。
“啊?哦,好的...那,以后..”他乱飘的眼神像受惊的小兔子。
“以后多多关照吧。”我对他笑,“我觉得自己也有很多不足呢。”
我们的以后 还很长。

【花少北视角】
我和他窝在沙发上,他在和我讲他的故事。
我静静的听完。
哎,每个人都有不想提及的过去。
在他诉说时,脸上一闪而过的落寞,看得我有些心疼。
“还好当初没有冲动啊,不然和那个人朋友都做不成了。”他笑着对我说。
“可是你还是有点不甘心吧。”他的笑容其实是包含着苦涩的,没想到呢,我觉得心理医生都是很强大的呢。
“嗯,是啊。”他抿了抿嘴,继而看向我,“但我这不是遇到你了吗。”
然后我觉得我的脸应该是红透了吧,可能是我多想了,感觉他是向我告白一样。
“嗯...我也觉得,遇见你,挺好的。”
让我感觉,我好像又可以体会到爱与被爱的感觉了。
“小傻子...”他坐得越来越靠近我,然后揉了揉我的头发。
怕我是要栽在他手上了,“想保护你啊...”
我愣了愣,然后往后缩了缩:“那啥,你不是心理医生吗?应该会自我调节吧?”
我好像很烂的转移了个话题。
他笑笑,没有在意我这很烂的发问。
“知道吗,好多心理医生到最后自己都疯了。”听完,我有些震惊的看着他。
不过也对哦,遇到那么多心理有疾病的人,久了也会受不了吧。
“那真是辛苦你了。”回想起我一开始还挺排斥心理医生的,不禁有些内疚了。
“没事,我也不想做了,治好你,我就可以远离这个压抑的职业了!”
哦,那我是他最后一个病人啊。
那他会离开我么?
那我又要一个人了啊。
“我希望你快点好起来,无论你害怕什么,畏惧什么,我都想帮你,战胜它。”他又说。
“.....好的。”
如果我没好,那么你是不是会一直在我身边啊?
我不知道啊。
那你现在算是喜欢我吗。
反正我好像 挺喜欢你的。

【第三人称】
花少北靠在忽悠身上睡着了。
外面雨也渐渐大了起来,还伴着雷声。
看着花少北紧皱着眉头,忽悠轻轻抚过。
是时候要解开 为什么你家里狼藉一片的问题了。
不想等了。

花少北醒过来的时候,自己躺在床上。忽悠却不见了。
他...回家了?花少北坐起抱着自己的膝盖。
外面阵阵雨声,被风吹动的树枝掉落的声音,人们吵吵闹闹的声音。
都让花少北感到很烦。
还夹杂着些许雷声。不是很大,但花少北还是硬生生打了个冷战。
又是一个人。
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
突然的开门声,让花少北有一种房门被大风刮开的错觉。
听着轻轻的脚步声慢慢靠近卧室,然后卧室门慢慢被打开。
是忽悠。
忽悠湿漉漉的头发在往下滴水,他的衣服也湿了,好像是被雨淋湿的。
花少北赶紧起身拿了毛巾搭在他头上。
“我还以为你走了。”看到他花少北差点没哭出来,声音都有些哽咽。
“没走,不走了。”忽悠冲花少北笑笑,“刚刚出去打包了晚饭给你,然后顺便回家拿了衣服来换,借你家洗个澡啊。”
“浴室在那...”花少北指着一个方向。
然后看着忽悠走过去的背影发呆。

外面雨越下越大,风从没有关紧的窗户缝中吹进来,吹在花少北身上。
有点冷。
但也没有那么冷了。

【对要同居了 兴不兴奋激不激动开不开心!!】

评论(9)
热度(23)

© 柒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