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_

这里柒月
cp颜言 谁动我弄死谁【善意的微笑】
其实还是很好说话的啦...
喜欢很多...
有的时候产产喜欢的cp的粮
大部分时间躺尸...
开学会长弧qwqq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的小可爱(๑´∀`๑)

列车

我是列车长的孩子。小的时候,经常跟我父亲一起,他开列车,我在一边帮忙收票,卖卖饮料,小零食什么的。
好像从我第一次在列车上帮忙时,有一个年纪和我相仿的孩子每天都会来坐车。他很奇怪,上了列车以后,每次都找一个靠窗的座位,默默地坐在那,到了终点站后下车,坐在车站供乘客休息的地方,坐到发车,再上车回去。
我试着去和他搭话。
“你好,要水吗?”我推着小推车走进他。他盯着我,半天才说:“谢谢,不过我没带钱。”“没关系,送你一瓶。”
这算我们第一次说话了。
“请问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到终点站呢?”这是我问他的第二个问题。但他嘟了嘟嘴,并不解释。我也不多问,另一个乘客招呼我过去,我便去忙了。
那天就和他说了这么多,回家也忘了有这么个人,每天见过无数乘客,要都记着,不可能的。
可第二天,他又来搭车了,第三天,第四天亦是如此。
我忍不住了,在终点站的车站里看见坐在铁轨边桌子前椅子上的他,然后我上前坐到他旁边。
“你好啊,我叫忽悠。”我对他笑。
他眼神一直停留在铁轨边的一朵小花上,听见我对他说话,马上看了我一眼。
“...你好...我叫花少北。”他又盯着那个位置看了半天,“之前的水,谢谢你了。”
“你还记得啊,我都忘了。没关系,我请你的。”
他又不说话了,我只好挠挠头。
“该回去了。”他站了起来。
....真奇怪呢,坐过来再坐回去。
我看见他上车之前,深深看了眼铁轨边一个布满野草,草间有一朵小花的地方。
我也没多想,我父亲催我赶快上车了。

以后我总会和他搭话,和他聊天,想到什么说什么,我想,他这个人一定是无聊透了,才天天坐车,坐来坐去的。
我跟他说我祖父当初为了建铁轨如何如何努力,他不说话。我跟他说我父亲每天很辛苦,他只是平静的看着我。看不出任何表情。
“那你的家人呢?”我问他。
“爸爸妈妈走了,祖父祖母 外祖父外祖母都老了,我和舅舅家不熟。”他这么回答我。
“你父母去哪了?不回来看你嘛?”我问。
他指指天上。
我不说话了。

他每天来坐车,我都会和他聊几句,什么,最近开心吗,身体好吗....
一直以来藏在我心里的疑惑一直没有问出口。
可能是觉得我还和他不算熟吧。
可当我那天终于想问他“你为什么每天要坐列车,而且到了终点还回来”的时候,他却没来。
没关系,明天问好了。
“明天”他也没来。
以后,他都没来。
现在,铁轨早就拆了,我长大了,工作了,也很久没有回到那里。
“爸,那段铁轨之前是什么地方?”父亲老了,我在照顾他,边给他按肩边和他聊聊以前的事。
“哎...以前是几座墓...”他缓缓开口。
我给他捏肩的手停住了。
“啊?什么?”我有点不敢相信。
“哎...之前造铁轨,没有细算,谁知那段路上有几座墓...”
我突然想到之前和花少北讲起祖父修铁路时,他不咸不淡的表情。


那天,我给公司请了假,坐车来到以前那段铁轨在的地方。
风景似乎没变,只是野草多了不少。
然后,我看到前方一个野草最多的地方,好像有一个墓碑。
我走上前去,墓边有一朵小花,墓碑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他的生命,就截止在我没问出那个问题的那一年。


【这是洗澡的时候听英文歌Five Hundred Miles 的时候突然想到的,然后我就放弃去写那个卡了两天的文,花了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写了这篇。我也不知道我要表达什么情感,但我还是写完了...最后感谢一下看完的小伙伴吧,有什么不通畅的地方请见谅哦!mua!】

评论(3)
热度(15)

© 柒月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