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

这里柒月
cp颜言 谁动我弄死谁【善意的微笑】
喜欢很多...
有的时候产产喜欢的cp的粮
写的文很垃圾 但还是很不要脸的发文了
大部分时间躺尸...
开学会长弧qwqq
感谢每一个喜欢我文的小可爱(๑´∀`๑)

Faded

#emm文章名字是某个小宝贝儿跟我说随便找个英文歌名就可以了hhhhh
然后这篇文我8.5就坑在我的文件夹里了...都想弃坑了...
然而我终于填完了qwqq
给小可爱们笔芯了


花少北醒来一阵头痛,揉了揉生疼的眉心,环顾四周。
他看到一个人。
“你....是谁?”
现在不能去想什么,因为一试着去想些什么,头部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继而牵扯到全身。
他听见那个人说了什么,听不清。
想去听清,但是一动就是浑身疼。
努力站起来,想走近那人,却是没走几步便头晕眼花。
“不是很重要,给我躺下,我走了。”
那人说罢便起身离开。
“等等...”话还没说完,花少北便撑着头倒在了地上。
忽悠离去的身影顿了顿,返回来抱起花少北,把他抱到床上,在他眉间落下一吻。
“对不起,不要再见面了。”

花少北又醒了。
头还是很疼。
晃晃悠悠的站起来,迷茫的环顾四周。
虽然感到陌生又熟悉,但就是一栋普通的居民房而已。
四处走动,来到洗手间,用冷水冲了下脸。并不能缓解什么。
抬头,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愣住了。
自己头上有明显的伤,像是被人重重的打过一样,但是伤口却被仔细的处理好了。
慢慢撩开自己的上衣,几道狰狞的伤口好像还在往外渗血。
脑子里突然闪过几个片段,但是尝试去捕捉的时候,却是一片空白。
隐约看到自己在和谁打斗。手抚上伤口,轻轻一按,还是能感到疼痛的。
这是谁打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最主要的是,我现在应该干什么?
头又传来一阵阵刺痛。
算了,不去想了。
睡一觉说不定会想到什么。

“对不起,我不想的。”
“....”
声音越来越模糊,然后就是满地的血。
花少北不知道,这已经是他多少次被这种梦惊醒了。
睡了很久,差不多也有力气了,脑子也不那么疼了,花少北开始仔细的观察起这个陌生的房子。
可能是觉得书房书架前有明显的血迹,有点奇怪吧,花少北在这停留了很久。
然后把和自己身高一样的书架上的书都抽走了。
还在疑惑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突然一个明显凹下去的凹槽出现在花少北眼前。
摁下去看看。这个想法迫使他伸手,慢慢放在凹槽上,然后一用力。
发出一阵阵器具碰撞的“哒哒”声,花少北下意识的用手挡在脸前。
等一切归于平静后,花少北慢慢放下挡住自己视线的手。他看到了一个通道。
进去吧,进去看看。
除了进去也没什么好做的了。

里面一开始很暗,横向能容两人半左右,很高,然后越往里越亮,越宽。
这一路上都有零星的血迹。
最后,花少北在一处血迹较多的地方停住了,路好像也只到这。
首先环顾四周,周围摆满了各种武器,但花少北都无心去一一查看了,他只是走进印有一只右手血手印的墙面,慢慢把自己的右手覆盖在上面。
完全重合。
啊,想起来了。
我怎么忘了。
不对,应该说,我怎么能忘。


“我是忽悠,你刚来,我罩你。”
“别不说话啊,我是好人!”
“诶?没想到花少北执行任务那么厉害,私下里这么可爱?”

“少北...不要这么做,很危险的。”
“你怎么出了那么多血...我很心疼的。”
“我喜欢你。”
“你明明脸红了。”
“少北,你是卧底吧?怕啥?又不会吃了你。”
“我会保护你的,无论怎样...。”
“往前跑,你要回头,我就开枪。”
“....”
“其实我们之间,不应该产生感情,不是吗?”
“对不起,带你到这,是来要你的命的。”

回忆就此打住。
也不想再想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
去找忽悠吗?但是就算找到他了,又能怎样?让他被他组织针对?
回到自己的组织?自己没完成任务,回去也不会有好脸色看,就算自己的bossKB很看重自己,总会被其他人针对。
坐以待毙吗?
不可能。
所以...到底要干什么...


一筹莫展之际,忽悠家的电话竟然响了。
满腹狐疑的接通,花少北默不作声,等待着对面先发声。
“花少北是吧,别紧张嘛,我看得到你。”
这个声音,让花少北不寒而栗。
是六道。
他背叛的忽悠组织的boss。

该死,自己早就该发现的。
冷冷的盯着自己斜上方的一个角落,那里放着的是一个与这个房子格格不入的皮卡丘,还发着光。
“呵,你到挺有童心啊,还皮卡丘?”花少北鼻腔里冷哼一声。
那边也传来一声冷笑:“给你打电话并不是来闲聊的。忽悠没杀死你,是他的过失,也是你有本事。怎么样?虽然我不喜欢背叛,但我给你一次机会。”
见花少北不说话,六道自顾自说下去了,“你最好别拒绝,到时候你可以见到忽悠,多好不是?”

花少北接受的任务,是去暗杀六道。
但是,忽悠的任务,却是以死保护六道。
忽悠一开始也很不甘,久而久之也麻木了。
直到遇见了花少北。
才觉得,世上,是有人愿意让自己,心甘情愿用死来换他生的。

忽悠很敏感,他很早知道花少北是卧底了。
可他并没有出手。
每次任务中,花少北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卧底而偷工减料,他总是很完美的完成。
这是让忽悠很佩服的。
所以忽悠尝试去靠近。
久了他发现,花少北在外杀人不眨眼,可是私下里却很羞涩。
一开始忽悠以为花少北是因为卧底的身份伪装出来的,直到有一天清晨,忽悠偷偷摸摸走到花少北床边。
人嘛,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总是最毫无保留的,最能体现本我的。
花少北也算警觉,很快睁开了双眼。
但是忽悠头低得离花少北很近,很近。
“妈呀!”花少北马上用被子捂住自己的头,好一会才钻出来。
“你...你要干嘛?”花少北不知道忽悠要干什么,下意识拿被子捂着自己的胸,往后挪。
忽悠倒是被他的这番举动逗乐了:“哟?原来花少北私下里这么可爱?”
“给我滚!!”


这算他们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花少北一开始只是和忽悠表面兄弟,心里还是怀有戒备,但忽悠对他....真的很好。
久而久之花少北就当忽悠是朋友了,戒备也放下不少。
一起吃饭,一起做任务。
出生入死了很久。
直到那一天,忽悠对花少北说,他喜欢自己。
花少北不是不会控制自己的心跳速度保持平缓。
但是那个时候,自己的心脏不听话了,要跳出来。
“我们,不需要感情啊。”他这么对忽悠说。
“花少北你会不会撒谎?你明明脸红了。我告诉你,因为是你,我才有勇气,说我喜欢你。”忽悠这么回答他。

就算花少北真的喜欢忽悠,但他们毕竟身份特殊,不会有好结果的。
那天,忽悠走到自己的背后,下巴抵在自己的颈肩。
“花少北,其实,你是卧底吧。”
他小声的说。
花少北呼吸一窒。
“怕啥?又不会吃了你。”忽悠笑着揉揉花少北的头。
“我会保护你的,无论怎样...”都会让你活着。



然后?六道也不是什么只会瞎指挥的角色,很快就查出了花少北卧底的身份,并且让忽悠去杀掉花少北。
可是,忽悠不舍得,不忍心。
他放走了花少北。
“跑啊!”忽悠打开密道,招呼花少北。
“...你怎么办?”花少北咬了咬牙。他也不是不知道,忽悠如果放走了一个对六道有威胁的人,那么六道就会让他死。
“别管我,跑啊!”忽悠推了花少北一把。
见花少北一动不动,忽悠咬了咬牙,大步走上前搂住花少北深吻了他。
有些不舍的离开花少北的唇瓣,忽悠收起自己温柔注视着花少北的目光,换上令人看了胆战心惊的眼神,从腰间摸出一把枪,慢慢举起来对准花少北的脑门。
“往前跑,你要回头,我就开枪。”

再见面,是在一个夜晚的郊外。
“其实我们之间,不应该产生感情,不是吗?”
忽悠笑着问花少北。
“所以呢?”往昔温柔的目光,现在看来很陌生。
“没什么...去我家。”不容反驳,忽悠拉着花少北就走。
忽悠家很普通,就是普通人家的房子,花少北也没有心思细细观察,被忽悠拉着走到他家书房。
“你要干什么。”花少北倒也不奇怪为什么忽悠书房里会有一道隐藏的暗门,任着忽悠拉着自己往里面走。
“对不起,带你到这,是来要你的命的。”忽悠轻声说。
“拿去好了。”花少北说的轻巧。

忽悠下手很重,但处处避开了要害。
可是,真的好疼。
疼的要死掉一样。
其实看忽悠挥拳打向自己的时候,总有一种恍惚感。
然后花少北就晕过去了。


忽悠果然是不会狠心杀自己的,他宁愿让自己处于险境,命悬一线,也不愿意让花少北去死。
很巧,花少北也是这么想的。

那,一起死吧。


再见到忽悠,是在一个废弃的工厂里。
忽悠看到花少北,浅浅一笑:“我的少北果然命硬啊。”
“少...少整那些没用的。”见忽悠慢慢走向自己,花少北脸不自觉色红了。
“宝贝儿,今天我们可能要一起死了。”忽悠温柔的揉着花少北的头发。
是了,六道才不会那么好心眼。
“怕吗?”忽悠问。
“本来就不怕。”作为杀手,花少北早已有了随时死去的准备,“因为有你,更不怕了。”
他们一起笑了。


枪声响起。

【结尾简洁 给你们想象的空间(其实是不知道怎么结尾就随意了○| ̄|_...)】

评论(3)
热度(13)

© 柒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