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_Jul

您好 请点开
这儿是柒月
这个号 给悠花💚
也只给他们


【我想这就是一见钟情】
看着红发少年在镁光灯的照耀下笑的灿烂,心跳慢了半拍。
他好像注意到了我,转过头来对我眨眨眼睛。
“我能不能也拍一张你的照片?”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
他叫忽悠,因为长得很帅,所以经常被摄影社的拉去当模特。
“少北,走啦!”结束了拍摄,忽悠理了理衣领向我走来。
“每次看见你都在,可是社团里没见过你啊。”
就是为了见你啊。
我在心里回答他,但只是冲他笑。
“我在看他们怎么拍照,顺便提升自己的拍照技术。”
“啊这样啊...期待你拍出好的照片啊。”

因为这句话,我买了一个不算很贵的二手单反相机,去社团请教成员如何照相,久而久之我也成为了社团中的一员。
“少北啊,平时看你那么沉闷的一个人,终于也进了个社团啊。”朋友打趣我。
“哈哈哈是啊。”我摸了摸鼻子,其实心里清楚得很,我这么做是为了谁。

因为刚进社团的缘故,一开始只能拍静物,于是我总假装经过忽悠拍摄的场地,拍拍离他不远的地方的景物,顺便还假装偶遇聊聊天。久而久之也成为了好朋友。
“少北啊,有杂志社请我去拍个封面诶。”那天他搂着我,很高兴的样子。
“不错嘛,去撒,苟富贵,勿相忘啊。”我从心里为他感到高兴。
他去了,杂志社很喜欢他,把他介绍给更专业的组织。
他不再出现在摄影社活动时的场地里,除了平常上课能遇到他,打个招呼,平时很难见到他。
我专心于学习和摄影,因为我记得他说过他期待我拍出好照片。

长时间的沉迷于摄影,摄影技术有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一个偶然的机会,社团里的前辈把我拍的照片推荐给了某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工作室,工作室里的专业摄影师似乎对我的作品很感兴趣,对我发出加入他们实习的邀请,我欣然同意了。
因为对景物独特角度的认识,我拍出的作品似乎很受喜爱,大学毕业后,我直接进入工作室工作了。
渐渐的也忘记了当初自己是为了什么接触摄影的。


那天接到一个拍摄杂志封面的邀请,因为对人物摄影还不算精通,为了强化自己对于各方面摄影的技术,我答应了。
我到达场地,四处观察着角度,也没在意到有人走过。
只是余光看到一个红头发的人。也没太注意。
“花少北?”正在我准备架摄像机的时候,有人叫我。
“什么事?”以为是合作方有什么事情要和我商量,我迅速抬头。
“好久不见了。”红发男子的笑,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好看。
“忽悠?”时隔多年,心动的感觉还是没有变过。
“你真棒啊,想到当初你刚进摄影社,到现在,过去这么久了,越来越厉害了啊。”
“你也是啊,从大学就去拍封面了,你一直都很棒的。”仔细端详着忽悠,他好像没什么变化,除了脸上多了些修饰,和当初也没差多少。
“过这么多年再见到你,太开心了,真的是太期待你拍出来的照片了。”


摄影结束了,合作方很满意我的成果,说着要和我签长期合同。纠结是有的,但为长远打算,我婉拒了,毕竟还有很多东西等我收进相机内。
在与合作方的散伙饭上,忽悠似乎喝的有点多,他拿起酒杯坐到我身边,说着自己这么多年来的不易。
“我从来没有满意过所谓高级摄影师拍出我的照片,和我最初想要的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他们各执己见,从来没听过我的意见....但是花少北啊你不一样,你的作品就和我心里想的是一样的...你为什么不留下来...”他说着说着靠到了我的身上,我拍着他的肩膀,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道他是为了个人利益呢,还是为了最初的那点什么东西。
“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我想你留下来...花少北...”我把他手中的酒杯拿过放在桌上以免洒到他身上。
“我该走了。”我推开他,然后起身。
“为什么...不见你的这么多年,我每天都在想你...为什么当我们重逢了你又要离开呢花少北...”他抱住我,不让我走。
我推了推他,他只是抱着我,双手的力度越来越紧。
可能我也起了私心吧,我任他抱着。
不多久,有人把忽悠拉走了。向我道歉说什么忽悠今天失态了,我摆摆手表示没事。
看着忽悠跌跌撞撞的往后走,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算了,既然自己选择离开,就别回头了。

我的又过上了每天自由摄影,然后定期选择照片发布的日子。
偶尔也看看有忽悠在封面上的杂志。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再也提不动相机,直到杂志封面上再也没有出现过忽悠。
我们都老了。


【给我的这个结尾怎么看也是刀子啊】

评论(2)
热度(26)

© 柒月_Ju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