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_Jul

您好 请点开
这儿是柒月
圈杂
心血来潮会写写喜欢的cp的文
写的很垃圾还不要脸的发
很懒
cp颜言
对我很重要
——努力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花解语,鸟自鸣

意识流但是有用心
不好的地方肯定有 望指出
如果可以接受的话↓
【正文】
  花少北是一个自卑的孩子。
  看过他文章的人们都说他是一个天生的写手,即使这样,花少北还是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就像他发在公共平台的一段话那样“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写的东西有多优秀,我甚至觉得自己很差劲。文字能被人们欣赏,是我的荣幸。”
 

  花少北喜欢握着笔在纸上写字的感觉。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莫名的舒适感。虽然手写完再打字耗时比较长,但他乐意这么做。
  本来在网上发表文章是为了抒发自己一时的心情,花少北没有想过会有人喜欢那些在自己眼中不算华丽的词藻。加上自己不怎么擅长同人交流,人们把自己描述成“很高冷但文笔很好的写手”。这让花少北还有些过意不去。
  毕竟自己没有那么优秀。不是吗。

  花少北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因为这样就不用迁就别人什么。自己想做什么事情没有阻挠,也没有令人烦躁的声音在耳边响个不停。
  “一个人很好。”花少北不止一次这么想。
  诚然,一个人是很好。但久而久之,会有很多弊端。
  花少北已经大半年没有说过话了。加上他又不是那种会自言自语的人,花少北都快忘记了上一次和一个人说话时因为什么。
  尝试着做出什么改变吧。打开电脑,发现粉丝渐渐到了百万,仔细想想,他已经发表了百来篇文章了。试着回了几个人的评论,或许自己已经改变了什么吧...
  有读者问他坚持写作是为了什么。
  可能只是因为除了写作就无事可做吧。
  花少北喜欢安逸的生活,但是安逸久了,还是会想要做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打发打发时间。
  那么他堆在书房的那一堆书正好给了他帮助。翻阅完书房内每一本书,花少北从来没有觉得心情这么舒适过。长期以来种种无法用自己原来拙劣的语言表达出来的黑白照,突然间成了可描绘出来的彩绘。
  写作很舒适。因为写出了自己的内心。

  “明明那么厉害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觉得自己比不上别人呢?”
  这是一个花少北的粉丝问自己的问题。
  因为这是事实啊。在心里回答。
  也许我就是这样,永远比不过别人吧。
  从小的被比较,让花少北产生了自己天生低人一等的想法。
  这个想法一直盘踞在花少北心中,即使所有人对他说他很优秀,但他却看不见自己的闪光点。
  他选择把自己封闭起来。 孤独,但是很自在。自在,但是很孤独。

  “我们创作的,其实都是自己。”这是花少北在浏览网站时看到的一句话,不知怎的就被戳中了。
  是这样的,无论是随手写的短文,还是经过反复思考的词作,花少北无形间都给它们赋予了自己的情感。无凭无据是写不出会让人产生共鸣的文章的。
  当读者惋惜于自己文章中主角的不幸时,花少北总会有种像是在被同情的滋味。
  可是花少北不需要同情,他只是需要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感觉就行了。

  忽悠的私信又炸了。
  “太太我能用你的曲子填个词吗?!!”
  “想给您的纯音乐写个词可以吗?”
  填词....
  自称二流作曲家的忽悠表示,给自己的曲子加词??这是用没有想过的全新想法。
  【想给我曲子写词的话请随意!】

  于是艾特他的人更多了。忽悠在作曲之余还一个个翻看给自己曲子作的词。说实话,有想法的词很多,但忽悠总觉得,到目前为止他没有发现有什么词能够完美的搭上自己作的曲。
  可能是我要求太高了,或许纯音乐和歌曲还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忽悠还是时不时发布自己创作的纯音乐。

  艺术源于生活。
  忽悠很赞同这句话。他总是带着笔记本到处玩。
  普通市民的生活,流动着的泉水,不时吹拂着头发的微风,这些都是忽悠创作的灵感。
  忽悠喜欢创新,所以作曲风格多变,但每首都不易被听腻。
  “为什么你会那么有才啊”小迷妹迷弟们总是这么问。
  “天生的吧。”
  这倒不是为了回避而瞎编的话,也不是什么谦词。忽悠从小学习乐器,对音乐很是熟悉。作曲也是凭着自己天生的感觉一气呵成。
  如果失去了最初的感觉,就算灵感再强烈,也是谱不出一点曲子的吧。
  可以的话,我希望遇到一个和我感觉一样的人。

  花少北和忽悠一个写写东西,一个谱谱曲。各自在各自的领域中闪着光。看似好像永远不会有什么交集。
  花少北的词是通过粉丝疯狂艾特自己才去关注的。
  没有无病呻吟,也没有华而不实的词藻。一切都好似一段平静的自我独白。
  花少北的词,只要对其中一篇感兴趣,那么其他所有的文章也好,诗词也罢,一定也会让人上瘾。
  这是忽悠看完所有花少北的作品后有的感觉。惊喜的是,花少北一些文章中所表达的意思,正是自己一直想通过曲子表达出来的。
  人都是这样的。看见一个和自己相似的人总想着和他认识。
  这种人一般被称为“知音”。
 

  “如果能有幸认识,并成为朋友的话,是我的荣幸。”
  “希望不会是不幸。”
  这是两个人第一次的对话。
  通过浏览花少北主页,忽悠知道花少北的自卑。虽然不知道那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觉得自己差劲,但忽悠觉得总归有他自己的原因。
  人不会无缘无故的自卑,不会无缘无故看低自己。
  忽悠想到在看完花少北文章后的几天夜里,总会梦见一个蹲在黑暗里的小男孩。如果那个他是那个在黑暗的墙角里的那个男孩,那我愿意让他看见世界的光亮。

  花不会表达自己的情感,人们通过它的外表给它强行赋予了许多情感,殊不知花内心的自己没有人们想的那么光艳。
  鸟儿喜欢自由自在的鸣叫,没有束缚,自由自在。人们会欣赏它们的歌声,赞扬它们为人无私的歌唱,却不曾想过它们是通过感觉为自己而歌。
  花和鸟一动一静一植一物,看上去没有交集,却各自美丽。
  人们总喜欢把它们合在一起。两个美丽的事物出现在一起,是那么的相称。

  “我们一个作曲,一个写词,不是天生一对吗?”
  他们认识后忽悠总会变了法子的逗笑花少北。花少北的读者都说他的文变的不一样了。
  如果我的世界是一片黑暗,那么他就是黑暗中的一道微光,虽然很弱小,但能给我温暖。
  这是花少北文里的一句话。
  “是在说我吧。”忽悠说。
  “就当是吧。”花少北回答。“你会走吗?”花少北反问。
  “如果你需要我的话,我不会的。”

  “我想见你花少北。”即使花少北无数次表示自己真的是一个很无趣又无聊的人,但忽悠仍坚持去见上花少北那么一面。
  刚见到花少北时,他和自己梦中的男孩一样,看上去小小的,很想被人保护。
  “呃...你好。”花少北目光不知看向何处。
  “见外了,我们是朋友啊少北。”忽悠走进花少北的家中。昏暗的灯光着实让忽悠吓了一跳。除了书桌的一盏台灯,花少北家里没有开其他的灯。
  “忽悠,其实我没你想的那么优秀,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差劲很差劲...”
  “我知道。可我看见了。”
  “你不知道的。”
  “我知道花少北。所以我来了。”忽悠一步步走进花少北,“相信我,我不会离开你。”
  “为什么呢?”
  “你相信感觉吗?”

评论(2)
热度(11)

© 柒月_Jul | Powered by LOFTER